home

百度云盘泄密流出自拍

随身空间的种田修真重生军嫂农家辣媳
这晚,我跟谢雨蔷聊到很晚,聊到凌晨三点多才回别墅,我执意睡在沙发上,谢雨蔷一个劲劝我去卧室,我始终不同意,后来她也就不坚持了,从卧室抱来一床被子,我就在沙发上睡到早上八点多。等我醒来后,谢雨蔷早上班去了,我揉着眼睛看到程爽正在陪果果玩,饭桌上摆着鸡蛋炒饭和水果粥,不过已经凉了。“咦,都快九点了呀?小爽你怎么不叫我?”我惊讶的说。“我想叫你呀,但老板嘱咐说让你睡到自然醒,她说昨晚她喝多了吐,你照顾她照顾的很累,应该多睡一会。”程爽边逗果果边回答,眼睛都不带看我的。我无语了,谢雨蔷真不愧是律师,谎话张嘴就来。这时,水房里传来“叮”的一声,是洗衣机洗完衣服的提示音,程爽立刻走过去拿出两大团床单,边朝阳台走边说:“咱老板人真不错,早上六点我刚醒,就听见洗衣机在响,我赶紧披了件衣服跑过去看,她正在洗床单呢。我说雨蔷姐你怎么不让我洗呀,她特别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昨晚她把床单吐脏了,换了一个又吐脏了,弄得你没办法,只好出来睡,她本来想让我今天洗的,但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太丢脸了,于是想偷偷自己洗了。我当时就无语了,兼职干过好几年保姆,头一回碰见这么善良的主人。”“是这样啊,也难怪,老板昨晚的确吐得挺厉害。”我替谢雨蔷圆着谎说,心里却佩服至极,这女人心思真是无比的缜密。随后我立刻起床洗漱吃饭,带果果,程爽一反常态,整整一天都没主动跟我说话。我心里对程爽备感怀疑,想找个机会问一下,但看她的态度,就算我问了她肯定也会扯谎搪塞,所以我决定还是等等再说,总之她身上没有恶意,只有一点点古怪的气息。就这样,日子平平静静的过去了半个多月,中秋节那晚,谢雨蔷从酒店订了一桌家宴送进别墅,她还送给我一块手表,送给程爽一套衣服,感谢我们对果果和这个家的付出,那个晚上温馨极了。“李晓,对了,这张卡给你,你和小爽今天上午带果果去买几件秋装吧。我看她今年长了个子,衣服都显小了。”一天早上,谢雨蔷出门前拿出一张银行卡,对我说道。“好啊!”我不禁有点小兴奋,因为天气转凉,我已经十多天没离开过小区了。“密码是******,你们随便取就行,出租车费什么的回来找我报销。”谢雨蔷叮嘱完就去上班了。我们收拾好后,带果果又来到广源大厦,等到了后我才发现秋装只剩下一些断码的,数量已经很少,冬装倒是刚刚新款上市,种类非常丰富。雪上加霜的是,我们带着果果转了几家童装店,果果虽然小,对衣服却挑剔的很,剩下的衣服没有她喜欢的。“这可怎么办呀?咱们真是来晚了!”我不禁抓着头发说。“没事,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一大学同学开了家概念女装店,从童装到老年装都有,特别新潮,咱们可以去那里看看。”程爽淡淡的说着。我说太好了,立刻带她和果果离开了广源大厦。“到了,咱们进去吧,今天是星期五,我那朋友不在,不过店员也认识我,咱们可以按成本价拿,很便宜的。”出租车开到一条街停下,程爽抱着果果下了车,率先迈进街边一排平房的门槛。我也跟着进去,立刻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间屋子很大,墙壁上挂着卡通画,衣架上挂着琳琅满目的女童装,设计真的是非常新颖别致。而且,尽管我是外行,也看得出室内的装修、服装的摆放和灯光什么的都特别有水平,绝对是出自一个非常有经验的人之手。“小爽,你这朋友真的刚大学毕业吗?看这装修、这服装的设计,感觉这个人好牛逼呀!”我啧啧的问道。不过程爽还没回答,一个身姿曼妙的服务员已经迎了上来,程爽急忙跟她打招呼,然后两人就开始带果果看起了衣服。“啧啧,如果衣服和装修都是这个老板自己搞的,那她可真是个人才。”我一边想着一边四处闲逛,穿过一扇门进入另一个房间,里面全是十几岁少女的衣服,又穿过去,全是潮流女装,几个气质不俗的女郎正在挑衣服,我转了一圈,对面还有一个房间,但我没进去,那里不用想也知道是中老年妇女的天地了。突然发现另一面墙上还有一扇门,我犹豫一下,走了进去,登时傻了眼。屋子里一片花花绿绿,竟然全是各种各样的女式内衣。白色的、黑色的、花边的、雷丝的、叮字的、豹文的……排成好几架,凡是我能想到的,或者我想都想不到的,这里真的是应有尽有。我咽了口唾沫,慢慢走了进去,盯着最里面一套深黑色的内衣,上面的罩罩是系带的,系带就在侧面,只要轻轻一拉就能跟解开的那种,似乎是为了方便男性的操作,至于下面则是一条镂空的叮字裤。我忍不住看了两眼,叮字裤一直是我一个梦想,性格传统的赵菀从来没为我穿过,不过我过去常常幻想她浑身只穿一条叮字裤的样子,她长得很像赵丽颖,五官可爱身材娇小皮肤雪白,如果全身上下只穿一条细细的黑色丁字,在我面前扭着雪白的胯部....我忽然打了个激灵,脑袋里乱哄哄的,居然又开始YY这个抛弃我的女人了,我这是在犯贱吗?“程爽姐姐程爽姐姐,这件好漂亮啊,我妈妈也有一件,就是太大了,你穿多大的呀?”果果稚嫩的声音突然传来,就在我背后的架子后面。我不禁又是一哆嗦,轻手轻脚转过身,透过架子上内衣的缝隙仔细望去,程爽正在聚精会神的翻看着手里一个浅紫色罩罩。“程爽姐姐程爽姐姐,要不你穿上试试吧?我妈妈每次买都试试,她说如果不合适拿回来换特别麻烦。”果果很天真的说着。“哦?果果,你妈妈每次买内衣都要在商场里试穿吗?她都是在哪儿买呀?”程爽有些恶趣味的笑着问。“她都是在广源四楼买,在黛安芬店里,她认识那儿的那个德国阿姨,那个阿姨都是从德国给她买订制的,而且那个阿姨每次都帮妈妈试。”果果继续天真的回答着,丝毫没察觉程爽的心机。“哦,那个德国阿姨是不是叫米娅呀?长得挺漂亮的。”程爽弯下腰手拄在膝盖上又笑问。“是的是的,她是姓米,长得可漂亮了,眼睛是世界上最大的。”果果歪着头回答。“那...米娅阿姨有没有告诉你呀,是她穿的罩罩大,还是你妈妈穿的大呢?”程爽露出邪恶的笑容问着。“嗯,有一回妈妈试的时候米娅阿姨跟她比过,还是我妈妈的大。”果果思考了一下才回答。程爽果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的,她忽然又俯下身,鬼鬼的看着果果说:“果果,那你想不想知道程爽姐姐穿多大呀?其实姐姐的也挺大,虽然没有你妈妈的大吧,但是比起大多数女人来也绝对算很大了。”说着,她一颗一颗缓缓的解开扣子,但刚解了两颗露出一小块雪白,她就顿住了,又问果果道:“果果,你想不想看姐姐的呀?”“嗯。”果果歪着小脑瓜点了点头,一脸的好奇。“那好,那你得告诉阿姨,咱们去看恐龙那天晚上,李晓叔叔和你妈妈到底干什么了,李晓叔叔到底为什么搬出来?”程爽狡猾的说着,又解开一粒扣子,露出了粉色的文胸。我脑袋里却是“嗡”的一声,怎么都想不到程爽的心机居然这么深,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她居然还拐弯抹角套果果的话?震惊的同时,我也特别生气,无论为了什么原因一个成年人利用一个只有四岁的孩子未免也太过分了。而最重要的是,我害怕果果会把当晚的事说出来,如果果果童言无忌的描绘一下当时的场面,我估计就只能辞职离开燕城,一辈子再也不回来了。“好了程爽,你闹够了没有!”我突然厉喝一声,既心虚又霸气的把眼前的内衣扯到一边。程爽苗条的身子顿时一僵,保持着弯着腰双手解开衣襟的姿势,随着缝隙的变大我也看到,她的胸的确不算小,露出文胸跟当初裹在T恤里的效果很是不同。“啊,李晓,你真不要脸,居然在偷看我!”程爽立刻捂住胸口大声骂我。“呵,我不要脸?我再不要脸也不如你不要脸,居然步步为营骗一个孩子,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对孩子成长多不好?实在太缺德了!”我跑过去也大声骂她。“你!”程爽涨红了脸羞怒的看着我,她显然也知道自己刚才做的不对。“你什么你?这件事如果我告诉谢总你就死定了!”我说着抱起果果就往外走。“不是的,陈强哥哥,我现在不渴也不饿,不过我现在……现在…”这个时候的七七,则感觉到是极其的娇羞,显得特别的不好意思,就这样低下了头,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说个所以然来。
正在直播:蛇蝎毒妇,真正凶手
吸血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