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泄密者 粤语百度云

第一丫环奇门医圣
墨镜男转头看过去,也是脸色变了,耳钉男带着一帮人从门外走进来,前后都有我们的人,完全的堵住了潮州人想后退的路线。“那是茜茜说的,不是我说的,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我的脸滚烫,在他迫人的气息偏过头回答。
“噢……”
朝惟辞的尾音拉长,清冽的声音中的几分诡魅似缠绕上我的心,让我的心都有些痒,他的声音桀桀,“小孩子的话不能,那大人的话能信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人在天旋地转中便被他一把抱起,向着卧室走去。
“朝惟辞……”
陷在一片柔软中,我还没有开口出声,便被他的唇覆上,略带些急迫地撬开我的牙关,清冽的气息弥漫开来,一番轻浅的探入后,却是温柔恣意地在其中索取我的一切……
火热交织的气息中,我听见了胸膛中两颗心跳动的声音,身体发热,我轻吟一声,似是让他更加急躁,炙热的吻逐渐向下,落在我的脖颈间,换来我的不平稳的喘息……
微凉的感觉顺着皮肤,一路向下……
“朝惟辞……”
似乎像是触及到了一个我从不曾踏入过的领域,让我迷惘恐惧,我攀上他的肩膀,不自觉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潜意识中想让他继续,又想让他停下……
朝惟辞忽的抬起头,他的气息一下弥散,我抬起迷蒙的眼,却是对上他的眸,清晰地倒映出我迷离晕红的脸却又不安犹豫的眼。
他轻轻闭眼,眸底的浓重的雾色渐渐退去,幽深冷静。
朝惟辞轻轻吐了一口气后,却是从我身上躺在了一边,似乎不敢再触碰我的样子,“如果你还需要时间,我可以等。”
我的手在被子上抓紧,“对不起。”
刚才的一切中,朝惟辞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即使他再怎么温柔耐心,我却始终却不能闭上眼睛,安心地去享受他的给予。
或许是因为受过太多的伤,让苏雨霏伤怕了,所以心里对于所有事情都从不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即使有伤,有痛,习惯自己一个人承受,守住一颗心不被伤害,这样才有的安全感……
苏雨霏总是对一切都存在着顾虑和害怕,即使是在一起将近十年的何泽熙,也没有拿一颗最深的真心去对待……
从一开始,只不过是与朝惟辞做交易而已,而在这场交易中,苏雨霏却开始怕了……
因为发现苏雨霏的一颗心渐渐会停留在这个不过交易的男人身上……
会开始在乎苏雨霏在他眼中的形象,会在乎他对苏雨霏的想法,会开始期待他的出现,他的关心,他与众不同的对待……
可是,这一切却是从充满利益和仇恨的交易开始,即使朝惟辞给过苏雨霏本不属于这段关系中的帮助,尊重,关慰,或许还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情愫……
可是,这种苏雨霏不过是一个除去外表后再平凡不过的女人,没有强大的家庭背景,也没有值得骄傲的学历和特长,还一身的犟骨头和臭脾气……
而朝惟辞,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要钱有钱,要貌有貌,为什么他会看上这样一个苏雨霏呢?
这样的一些不同寻常的情愫里面,到底是几分同情,还是一时的怜爱,还是真正的……
“你再这样一直看着我,我很难保证我控制地住。”
本来是已经睡着了的朝惟辞突然睁开眼,眸间暗沉的火光闪过。
我赶紧移开眼,再次低声开口,“对不起……”
微微一声轻叹,朝惟辞却是从身后将我环住,他离地很近,声音低沉,却像是打在我心头浅浅的雨滴,温柔有力,“苏雨霏,我要的是你的时间去相信和接受,不是你的对不起。”
朝惟辞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爱情并不会像各种爱情小说中有一见钟情而爱的死去活来,天雷地火,也不会像青春偶像周播剧一样男女主角对着天空,对着大海发誓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个人,然后感动地落泪。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灰姑娘的水晶鞋,证明感情的不是美好的言语,不是炫目的物质,永远是时间……
他愿意给我时间去探寻他的用意,去慢慢接受,去相信这段感情,难道不比那种哭着喊着摇着对方,你相信我,你相信我,要更好吗?
我轻轻缩了缩,却是靠着朝惟辞的怀中越近。
“苏雨霏,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什么?”
身后一声轻笑突然响起。
“像……”
我猛然想起在餐厅出来,遇见朝惟辞时候,撇了撇嘴,冷哼了几声,“像驴?”
朝惟辞或许是想起来刚开始时说的话,轻咳了一下,却是将我抱得更紧,声音含笑,“苏雨霏,你像一只野猫。”
“野猫?为什么?”
“野猫,生性多疑,敏感,一受到伤害便亮出自己最锋利的爪子,宁死也要和别人搏斗一番,而如果有人对它好,就窝进别人的怀里……”
朝惟辞伏头埋在我的脖颈处,气息微热,“像现在一样。”
“说的我好像是别人给什么我就认谁一样。”
我轻哼一声,鄙视开口,虽然似乎像是这样……
朝惟辞轻笑了一声,却是有些揶揄。
“朝惟辞,罚你换个说法!”
我在他的笑声中脸上有些红,背了手想去掐他精瘦的腰,恶狠狠地开口。
“苏雨霏,快放手!”
他的声音有些急促。
“不放。”
我以为他怕,倒是得意地反而更加用力。
手腕被他抓住,他手心的温度几乎滚烫,微凉的唇落在我的肩头,带着些暧昧的刺痛,他的声音喑哑忍耐,“苏雨霏,如果你不住手,我就会吃掉你。”
“那…那我住手……”
他身上的炙热气息似乎比之前要更加浓重,似乎在等着将我和他一起融化,迫人地让我心颤,我赶紧放开手,不敢再掐他。
“乖,早点睡。”
一个重重地吻落在我的耳后,朝惟辞便再也没有说话,没有动,似乎怕一动就要忍耐不住。
而我也不敢乱动,只是在他渐渐平稳的呼吸中转头看了看他清俊的面容……
什么时候他的眉眼,他的气息,他的声音,他的皱眉,他的轻笑,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开始像刻在苏雨霏心中一般熟悉……
即使是一个身影,也能让苏雨霏出神许久……
而他的理解,他的开导,他的尊重,他的耐心,他的关注,是让苏雨霏不再迷惘的良药……
就像此刻,不过是睡着,便能让苏雨霏安心……
轻轻握上他的手,慢慢闭眼……
朝惟辞……我想相信你是我的救赎……

正在直播:小姐未失踪
原创纯爱
簪中录 番外盛世至尊
“嘶……”
我轻呼一声,蘸着红药水涂抹在伤口上,刺辣的痛感从伤口处随之而来。
“苏雨霏,我真怀疑……”
朝惟辞的声音传来,我抬起眼来看他。
他正一手撑在车窗上,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那天因为一句话就和十几个女人扭打在一起,还不落下风的人是不是你。”
“今天应桐那杯酒不过是因为那天的事情,今天的酒就当作那天没有道的歉。”
“而苏遇晴……”
我抬眼扫过朝惟辞,“我只不过不想证实我身上真的有什么诅咒,出门便会惹祸而已,以免朝总又要给我解决麻烦……”
我冷哼一声,却是在触及朝惟辞嘴角那抹有所用意的笑时便停住了,今天,似乎还是他给我解决麻烦的……
我撇了撇嘴,便不再开口,只是去拿纱布准备包扎我的手。
只是我只能用一只手,先用大拇指夹住一头。
再绕一圈过来时便松开大拇指,想要缠一圈缠紧再用胶布固定,却发现大拇指松开后,那一头也会松开,怎么也包不了。
“啧……”
我怎么也包不好,抬眼便看见朝惟辞正好以整暇地交叠着,腿闭着眼养着神,似乎并没有看见我的窘样。
我有些心急地又试了好几次,也还是包不了。
算了,不包扎也可以,也不会干嘛,我耐心已经用完了,便想把纱布扯掉。
“苏雨霏……”
我想要扯掉的纱布被一只手拉住,一声无奈地叹息声的响起,“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死要面子,又是最犟的女人。”
“而且,还不聪明。”
朝惟辞无奈的目光扫了我一眼,又探了一口气。
“什么不聪明,那纱布那么短我又只有一只手怎么缠?”
朝惟辞哼了一声,眼神示意我看着他将纱布用胶布先粘住,再缠绕过去,然后缠成了一个干净完美的形状。
最后,是朝惟辞一个鄙视的眼神。
我大窘,轻咳了一声赶紧去包扎另一只手。
我偷偷抬眼,便看见朝惟辞正遥遥地看向窗外,车外的路灯在他脸上留下迷离又炫目的痕迹。
他这样安静地坐着,清俊的眉目就想一副山水画一般,轻尘出世。
“你在笑什么?”
朝惟辞突然转头,看着我嘴角还没有来得及敛去的笑意开口道。
“没什么……”
我赶紧坐正身子,闭紧了嘴。
我只不过是想到朝惟辞他不说话时倒是一副优雅矜贵的样子,实际上一开口却是能噎死人的那种。
就像刚才,何泽熙最不能被提及的就是他那尴尬的身份,可是朝惟辞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番话把何泽熙噎的说不出话来。
想到何泽熙那张像调色盘一样的脸,我就再也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朝惟辞已经闭着眼在休憩懒得再看我一眼,可是他轻抽的嘴角却还是对我表示着些许的不屑。
“咕咕咕……”
我的身体一僵……刚才因为在宴会上我也只是吃了一点水果喝了酒,现在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已经快要饿扁了。
“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我咽了咽口水开口。
“嗯,你想吃什么?”
朝惟辞睁开眼开口道。
“火锅?”
回想起火锅火辣鲜美的味道,我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朝惟辞瞥了我一眼,似乎还在犹豫。
“你没有吃过火锅吗?”
看着朝惟辞略有些犹豫的样子,我有些吃惊。
“垃圾食品。”
朝惟辞轻哼一声,嘴角还有些不屑。
“去吧去吧,你吃过就知道,火锅很好吃的。”
我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拉上朝惟辞的手臂开口。
朝惟辞轻扫了一眼他手臂上的手,闭上眼并不做声。
而我也只能咽咽口水,也同样安静地坐着。
“唉,唉,停车。”
车上,我眼见着我以前常去的一家火锅店就这样开过,急得几乎想要跳车了。
朝惟辞的目光转了过来,看向那被疾驰的车甩在身后的火锅店,“你想去那家?”
“现在都开过去了……”
我撇了撇嘴。
“苏雨霏,”一声似乎是无可奈何到极点的叹息响起,接着便是一个鄙视到极点的眼神,“你难道想穿着粘着红酒的晚礼服去吃饭?”
我:……那我们现在要去衣店?
一个生冷的眼神瞟了过来,转头,没有人回答我……
…………
“快看快看,那个男人好帅!”
“他身后那个女人看起来也好漂亮啊,好像是刚从什么宴会上出来的一样,肯定是什么大人物!”
“那个女人该不会是一个小三,或者被包养的情妇吧。”
“不会吧,人家看起来好看并不代表是小三吧,再说以前的小三个个不都是腻歪在男人身边的吗,这个女人不是很正常的样子吗。”
“男帅女美,两个人好配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别说了,他们过来了……”
进去一家品牌商场,因为从宴会上出来已经差不多十点了,商场里也几乎没有什么人了,所以只剩下一些售货员,加上朝惟辞身上天生的气场,所以我们一进去倒是一下就变成了焦点。
商场是女人天生的战场,一进去,就算我想克制住自己,就还是这里看一眼那里看一眼。
“你要加快一点时间,到时候太晚了,我们就不去吃东西了。”
朝惟辞一手插在裤兜里,看着我的动作开口。
“不行!”
我抬起头开口果断地拒绝,看着某人眼里明显的“你如果再不快点,就真的不去了”的意思,我只能迅速地去选自己要买的衣服。
“这个怎么样?”
我拿出一套粉色的连衣裙,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这个粉色正好显得我皮肤更加白,而且还能装装嫩。
“你去试试。”
朝惟辞看了我一眼开口道。
我点了点头,将身上披着的朝惟辞的外套拿了下来,正想找个地方放一放,便有一只手接了过去。
“去吧。”
朝惟辞自然而然地接过衣服,挽在自己的手臂间,弯了弯唇开口,眉目间一片优雅温柔,竟然有些像等待自己女朋友的人一般。
我的心不禁跳了跳,赶紧移开眼,拿着衣服便进了试衣间。
换好衣服出来后,我站在试衣镜前,还是很满意的,如我所想,这裙子穿在我身上还是很好看的。
孙斌就冷笑道,是刚才那个奥迪男吧?马上派人去抓他。
正在直播:流浪洋人
异世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