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郑州哪里不收门票可以看黄河

弑神天下今夕复何夕
而赵萍刚才还微微分开的大腿干脆直接并的紧紧的,这样一来,每一次的出入所带来的感受比之前更加真实更加令人疯狂。问题就出在睡觉上,郭玲睡觉睡的不正常啊!为了进一步确定我心里的猜测,我赶紧转过头问王娅。“二丫,昨天我被抓进局子里之后,郭玲有啥异常没?”王娅还是个挺懂事儿的妮子,她听我语气郑重,也没继续跟我耍小脾气。“早上那会儿,郭玲还是头疼,像是在仔细回忆着什么……她那副模样,你见过的。再之后,就没有了。”王娅想了想说道。我问的再直白些,“那晚上睡觉时,这傻妹子闹觉没?”“没有呀!才八点多,俺俩就上炕了,我还在琢磨你进局子的事儿,郭玲她早就睡的呼呼香了。”这次王娅回答的很快。我拍了一下脑壳,慢慢捋着脸皮,心说我这不是马大哈么?傻妹子这么重要的变化,我居然到现在才察觉?艹的。在郭玲的身上,连续出现了三种异常,而我只注意到了其中的两样。第一,傻妹子每天早上都有一会儿,安静的很不正常,呆呆的出着神,像是在思索、回忆着什么。等过后,郭玲就会捂着脑袋,做出无声的嘶嚎动作,像是那一番回忆,让她痛苦无比。第二,她的脑门上出现了红色的印记,而现在,这印记的颜色出现了新变化,成了紫红,妖性的更加明显。前两样我都注意到了,只有最后一种异常,我是刚刚才想到。那就是——郭玲不再像以前那么依赖我。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帮胡妮子驱走黄皮子那晚、中计遭遇水鬼的那晚、被孙海山他们抓走的那晚……这老些天,郭玲都没用我哄,她就自个儿睡的呼呼香。也就今天,兴许她困那会儿,我正赶巧在她旁边,所以她才习惯性的那样;我要是不在,她照样睡的香。郭玲可是我从小搂着睡大的,我都不敢想象,万一哪天,她突然讨厌了这种感觉,非不让我搂着她睡觉,那会怎样?我很不安,隐隐的觉得,郭玲闹不闹觉,这里面有极大的古怪。可我反复的琢磨过后,咋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这么强行折腾了一会儿,我实在是挺不住了,连困加累,我脑袋一歪,终于就睡了过去。这一觉似乎睡了很长时间,我接连做了好几个古怪的梦。在第一个梦里,我梦到了阴婴,它的欢喜脸和悲恸脸轮流盯着我看。阴婴的眼睛里带着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流,等流淌到它嘴角时,它就伸出小舌头,把这些血都吸到嘴里。随后阴婴就开始咬我左右手的中指,我能感觉到,手指头麻嗖嗖的;我有心想要甩开它,可身上软塌塌的,就像是被化身胡妮子的阴鬼定身那次似的,根本动不了。阴婴这次吸了很长时间,比上次要多出几倍时间来。随后,我又梦到了胡妮子以及那些阴鬼,她们轮流在我面前飘,忽忽悠悠,轻的像纸片子似的。胡妮子还奶声奶气的问我,要不要再粗溜她一回?她还说,我就像毒药,给她扎过一个毒针后,她就上瘾了。她老稀罕我大针头了。最后一个梦里,我梦到了王寡妇,她还是活着时候的那个样,笑呵呵的挺着大胸脯;她手里还牵着自家的老黄牛,反复的对我说,“……牛起……”奇怪的是,以往我做梦,很少能记得住,偏偏这一次,我记住了,而且我把梦里的每一个环节,都记得很清楚。王寡妇牵着牛消失之后,我就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刚开始我以为还是在做梦,不过仔细听了听,又感觉了一下身子,突然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是王娅!她趴在我身上哭!闭着眼睛,我能感觉到王娅的眼泪,流了我一肚皮。这是要干啥?哭丧啊?我就纳了闷,王娅也不是个哭吧精啊,她这会儿干啥趴我肚皮上,哭的这个伤心?就跟我把她强了似的。我正要睁开眼睛问问,可王娅接下来的话,就让我先不忙着动弹了。“呜呜呜……郭哥,你命里的坎儿太多,俺娘生前说过,让我在你遇到坎儿的时候,拉你一把,没想到,你的坎儿这么快就来了……呜呜呜,我现在就把那东西给你,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呀!”王娅要送给我什么东西?我突然想了起来,王娅曾经说过,她娘还给我留了一样东西。当时我还追问过,王娅扭扭捏捏,啥都不肯说;我再逼问,她就满脸通红的跑开了。王娅把我胃口吊的老高,让我惦记了大半天,就琢磨那是个啥玩意儿。万万没想到,今儿个王娅自个儿突然不正常了,主动要把那个东西送给我。我眯缝着眼睛,看到屋子里的灯还开着,应该还没有天亮;有心想要看看那东西是啥,所以就又赶紧把眼睛合严,也不忙着起来了,就这么静静地躺着。不过接下来,王娅的一系列动作,就给我造懵圈了。王娅拉了我两下,看样子是想把我拉到她的被窝里,不过她力气小,拉了两下没拉动。想了想,她就把我和傻妹子分开,把她的被子盖在了郭玲身上,她自己犹豫了一下后,就悄悄钻了进来。刚一进被窝,王娅就羞的不行,因为我能感觉到,她光溜的两条腿,老烫了,跟暖气片似的那么热乎。顿了顿,王娅就抻开了我的胳膊,侧躺在了我的胳膊弯儿里,随后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拉扯我腰上的绷带。我成天晚上都习惯这么睡,光着膀子,下面只有一条裤衩,因为这样搂着傻妹子睡觉,最得劲儿,能给她捂热乎。所以王娅一动我绷带,我就隐约的猜出她要干啥了。我心说,瞅这架势,她这是要趁我昏迷不醒,欺负我啊!行,这欺负我喜欢,来吧,赶紧狠狠的整我吧!我这么一想,顿时就让大蛇有了反应,拱哧拱哧的就爬了起来,几下就把蛇头挺的老高。因为我是在平躺着,屁股底下正压着裤衩,所以弄起来很费劲。王娅磨磨蹭蹭的,整了好几分钟,这才把我整的溜干净;这过程中,我差点儿没忍住,都想挺起腰杆儿,帮王娅一把了。不过我强忍着没露馅,心明镜似的知道,只要我一动,王娅肯定停下。现在我确定了一点,我和王娅之间,肯定闹出了啥误会,这才让她这么反常。到底是啥误会呢?我和王娅之间,到底能不能整出点啥呢?我在心里暗想着。
正在直播:破军星的后手
异术超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