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泄密者 电影粤语版百度云

惜年九妖
明天是周末,赵子云和舒玲玲都在家休息,日子倒也算过的平静。他们两个人在家里总是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赵子云会看文件,而舒玲玲则是在看电视。此刻,远在国外的赵父和赵母正一脸的焦急。“子云那孩子居然瞒着我们偷偷在国内结婚了,也不知道通知我们。”赵母生气的动作和赵子云几乎一模一样,不愧是母子。赵父倒不是很生气,“好了,你气有什么用,子云也不小了,早点结婚不好么?我们能早点抱孙子。”“要不是我们说要回国,那孩子估计连提都不会跟我们提这件事情。”赵母在担心着和赵子云结婚的女的是什么样的人。听说是舒氏的女儿,要是林总裁的亲生女儿还好,主要是养女,不知道子云是怎么想的。赵母越想心里就越担心,她怕舒玲玲是个贪图财利的人,那样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她的儿子。“等回国了就知道了。”“不行,我要把航班提前。”就这样,原本说好的转天才会到,赵父和赵母在今天就到了,他们直接就到了公寓。赵子云正在看书,舒玲玲还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薯片,毫无预兆的,直接就给了他们一个重重的打击。舒玲玲还不明所以,直到赵子云站了起来喊,“爸妈,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吧,赵子云的父母怎么那么快就到了,不是明天才到吗?她看着地上的薯片垃圾,想要用手把揽进垃圾桶里,却越弄越乱。“还不快来叫爸妈?”赵子云看着舒玲玲笨手笨脚的样子,眉头一皱。舒玲玲赶紧拿起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手,“爸妈好。”赵母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舒玲玲的不雅动作,在纳闷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娶了这么个女人回来,那么的没有教养。她仔细的打量着舒玲玲的全身,似乎是看哪里都不顺眼,只不过当着赵子云的面,她什么都不说。赵子云赶紧叫来了王婶一起搬行李,而舒玲玲则是站在一边呆呆的,不知道要做什么。还是赵子云让舒玲玲去倒茶等等,舒玲玲才算是有点回神。“爸妈,你们喝水。”舒玲玲特地把茶递到了赵母和赵父的面前,可是他们就是不为所动。见他们没有要喝的样子,舒玲玲知道她肯定是给他们留了不好的印象,可是她也不想啊,谁叫他们来了个突击,根本就打的她没有方向了。舒玲玲只好把茶放在了茶几上,赵子云也看出来自己的父母对她不满意,他握着舒玲玲的手,“爸妈,我郑重的给你们介绍,我的老婆舒玲玲。”简单的几个字就表明了他的态度。这是赵父和赵母没有预料到的,看儿子的反应,舒玲玲在儿子的心里还是挺有位置的,看来这个女人身上一定有他们不知道的优点。就让他们来考察考察她,如果她不适合,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让舒玲玲呆在他们赵家的。舒玲玲此时还不知道赵母已经在心里给她出了很多的难题。转天,舒玲玲想要去上班,起来的时候看到赵母早早的就坐在了客厅里等着她,赵子云吃了饭就走了。现在公寓里就只剩下了她和赵母,她下了楼,“妈。你怎么也起的那么早。”赵母总算是和舒玲玲说了第一句话,“你还去上班的?”她用眼神问着舒玲玲。舒玲玲还以为赵母是有什么话刁难自己呢,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赵母的眼睛就特别的害怕,即便她没有做什么错事,看到赵母的眼,她也会不由自主的退缩。“我还去上班的。”舒玲玲只好实话实说,说完,她就迅速的吃了饭,拿了包就要走。“我们赵家不差你这个钱,你今天开始就不要去上班了。”赵母没有忘记昨天赵子云给她说的话,她问赵子云他们今年可不可以抱孙子。他说舒玲玲有点低血糖,还不准备要。当着儿子的面,他们不能够发火。今天知道舒玲玲都低血糖了还要去上班,她直接就不允许舒玲玲去上班。舒玲玲很为难,赵子云都答应她了的,她还是可以照常去上班,她没想到赵母居然会给她提这么无理的要求。按照以前舒玲玲的脾气,她是肯定不会答应赵母的要求的。现在,她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赵子云之后就希望给他的母亲留下好的印象,面对赵母的刁难,她笑笑,“妈,那我不去了。”先这样说,到时候还是可以改的不是吗?舒玲玲决定先请假几天陪赵母好好的玩玩,毕竟她一到,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又只知道上班赚钱,她肯定会不开心的。赵母听到舒玲玲这么听话,也就不再说她上班这个事情。她想到了昨天舒玲玲坐在沙发上的不雅的动作,很快的就在网上报了个礼仪班,可以直接到家里上课的那种。“你在舒家,他们都没有教你礼仪吗?”赵母看着舒玲玲的动作,明显就不是一个淑女,在他们赵家对女人这些要求都是很高的,舒玲玲让她非常的不满意。舒玲玲被问慒了,“没有。”她知道赵母肯定把昨天的那一幕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她是真的没有料到他们会临时赶回来。这么猝不及防,让她不知所措。“既然没有,我也不怪你。从现在起,你就要开始学。”舒玲玲点点头,“好。”不管赵母说什么,反正她只管点头就是了。“我刚才在网上刚找了个礼仪老师,她下午会来给你上课。”“啊?”舒玲玲张大了嘴巴,赵母居然那么快就给她找好了礼仪老师。赵母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坐着,“啊什么,说话的时候也不可以张那么大的嘴巴,不然别人会以为你很没有教养的。”这话就是隐射着舒玲玲没有教养,舒玲玲不笨,她不是没有听出来。“我知道了。”舒玲玲只好低着头,她知道她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赵母说的也对,她从小就没有接受什么礼仪。不像是舒若涵,每一样她都有学。很快的,下午就到了。开始的时候,舒玲玲还是很好奇,可是到了最后她就觉得好吃力。此刻的舒玲玲正顶着一本书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礼仪老师在一边耐心的指导着,毕竟是一个初学者,舒玲玲没走几步头顶的书便掉了下来。弄的舒玲玲都有点烦躁了,难道那些大家闺秀都是这样练出来的么。她在心里狠狠的骂了赵子云一顿,她为了他吃了好多苦。学礼仪就跟要了她的命似的。而赵母则是在一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她更加的不喜欢舒玲玲了,因为不难看出舒玲玲脸上烦躁的表情。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配的上自己的儿子,先不说身份,还有这教养,两个人就是天差地别,她决定晚上的时候好好的和儿子交流下。她是不会让舒玲玲继续呆在赵家的,她根本就不配。终于到了休息时间,舒玲玲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麻了,还有她的腿都是酸痛,晚上她可能根本就不能睡着了。可以说,她站了一个下午,单单是练站姿和走姿她就练了那么久,这要是坐着,她会不会屁股直接报废掉呢。舒玲玲很不雅的躺在沙发上,刚好赵母从楼上走下来,看到的就是舒玲玲不雅的样子。她大喊,“舒玲玲。”惊得舒玲玲马上坐了起来,她赶紧正襟危坐,生怕赵母又说她什么。赵母生气的走了下来,“舒玲玲,你怎么学了一下午还是改不了这些坏习惯呢。”舒玲玲就这么被动的站着被骂着,她也不想啊,在自己家随便点又怎么样呢,如果在自己家都装的那么的不自然,人活着不是很累吗?她的心里这么想着,嘴里还是不能说,“妈,我知道错了。”听到舒玲玲认错,赵母只好作罢,她气冲冲的自己回到了楼上。看到赵父正在看着报纸,“你知不知道舒玲玲她有多少的没有教养,就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把她那不雅的动作给露出来了。”赵母气得差点跳起来,“不行了,我迟早会被那个舒玲玲给气死。”“既然你那么的不喜欢她就给子云说就行了。”赵父没有把舒玲玲给放在眼里。“舒玲玲又不是长得特别漂亮,再加上你说的她这么的没有教养,或许儿子就是起了一时的兴趣,等一段时间他就会把她给甩了的。”赵母总觉得舒玲玲不简单,不对,是赵子云对舒玲玲不简单,她可以看的出来自己的儿子还是很在乎舒玲玲的。现在只希望赵父说的是真的,舒玲玲就像是儿子之前其他的女人一样,只是当作衣服,穿腻了就换一件。练了一整个下午,舒玲玲觉得她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这比在上班都要辛苦一百倍,还是学得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舒玲玲感到浑身都难受。那个甜美的声音在我眼皮睁开的瞬间,惊喜的叫道。显然她一直在关注着我的动静。
正在直播:浪花印记
花语女生
摄政王的田园小娇妻乖宠久久网
“你难道就没有发现,我的眼睛里都是你的身影,里面充满了对你的感激之情吗?”唐苏苏在叹了口气后,终于向宋秦揭示了正确的答案。“……噢噢,我发现了。”宋秦听到答案以后忍不住笑出声来,亏他还一个劲儿地看呢?原来答案……是如此地简单啊!在注意到唐苏苏想要杀人的目光之后,他急忙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在意。”他温暖地笑了笑,揉了揉唐苏苏的头发。“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有,最重要的是,不要和席盛白发生任何的争执。答应我,好吗?”宋秦一次又一次地嘱咐道,让唐苏苏忍不住想要在心里暗暗地吐槽,原来宋秦这么爱唠叨啊,年纪轻轻的一个大好青年看不出来有这么一个毛病啊!“知道了,宋大医生,你说过的话我都一字不差地记住了。你就放心吧。”唐苏苏觉得有些无聊,其实如果说是以前的话,那她相信没有人会比她更加了解席盛白。可是现在,在其他人的眼中,好像是个人都要比她了解席盛白。她好像是最不了解他的,慢慢地,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最不懂席盛白的人了。可是事实是这样的吗?不,不是。她明明比谁都要了解他,却总是在被别人告知他的脾气属性。想来,这也真的是一件有些奇怪又有些好笑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等到他们知道了真相以后,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会不会连她自己都诧异,原来她和席盛白的关系,曾经是如此的亲密。只不过,那些终究都只是过去了,我们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停滞不前。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一味地停留在过去,会让我们忽略掉很多身边的美景,希望这个很简单很简单的道理,我们都能明白,并且能够真正地从过去的让我们沉迷的回忆中拔出来,迎接美好的新生活。“宋大医生,我真的要走了,不然来不及了啊。我怕席先生会忍不住想要逼死我,到时候我用什么方法都没用了啊。”心情放松下来的唐苏苏开玩笑地说道,看看那么多个电话的记录,唐苏苏就可能想象得到男人到底有多着急了。“好,我知道你的苦处,快点回去吧,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随时来找我。都记住了吗?”宋秦也忍不住笑了笑自己,怎么就真的跟唐苏苏说的,自己变成这么磨叽地一个人了呢?果然是最近跟小女孩在一起呆的时间多了,自己要操心的事情多了,连话都变多了。“记……住……了……”唐苏苏故意地拖着长音说道,调皮起来的她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小孩子,根本就不在意其他的事情。“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宋秦笑着摆了摆手,往外赶人。唐苏苏有些得意地笑了笑,临走时就下了一句话给宋秦:“宋大医生,你最近是不是接触病人接触多了,自己也病了。”在宋秦听了以后,想要反驳的时候,唐苏苏突然伸出手来制止了他的行为,嘴上还不忘落井下石地说道:“别解释,病人都是这样的。我理解,再见!我会常来看你的……”唐苏苏说完就赶紧跑着离开了,走廊里久久回荡着她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宋秦无奈地看了看门口处,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的人,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脸上满是宠溺地微笑。真不知道拿这小丫头如何是好,一点都不要念着他的好,临走时还不忘调侃他。席盛白坐在车里焦燥地看着小区的大门口,车边的那些被他抽过的烟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他现在的心情越来越烦躁。这女人竟然不声不响地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合着他之前跟她说过的那些话都白说了是吧?怎么?现在她是被自己抓住偷偷在和别的男人相亲,害怕受到自己的惩罚了吗?早干嘛去了?他不好好地教训教训她,她就真的一点教训都不长是不是?唐苏苏的不知去向,让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做任何别的事情。只想尽快地把那个女人抓回来,让她知道但可以乱吃,可是这亲,绝对不能乱相……不然的话,这以后该怎么得了?总不能一直给自己戴绿帽子吧?那他怎么承受得来?席盛白正在心里想着要如何惩罚唐苏苏,突然在后视镜里看到了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她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表情有些放松,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席盛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压抑了一整晚的情绪,所有的怒火都爆发出来,他非常快速地下车,然后将车门用力地甩上,快步走到唐苏苏的面前。唐苏苏在距离男人很远的地方就听见了一阵巨大的关门声,她被吓了一大跳。但是想起宋秦反复交代给自己的话,她努力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准备迎接这个巨大的挑战。“席先生,你好……”唐苏苏见席盛白怒气腾腾地走过来,识趣地打个招呼。她比较平静,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她自己做错了,哪怕她只是席盛白的“情妇”,她现在也是他的女人。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是给席盛白带了一顶有些“绿”的帽子。虽然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她的本意,可是现在事情已经不可避免的发生了。那她也不想再去逃避,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比较平静地解决这件事情。可是很显然,席盛白现在还是有着非常大的怒火,已经不想再和唐苏苏多说些什么。“原来你还记得要回家,有什么事情回家说,看我怎么收拾你?”席盛白语气不悦地说道,修长挺拔的身材完全罩住了唐苏苏的身子。这种身高上的压倒势,给唐苏苏形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连她自己有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奇怪,以前她和席盛白在一起的时候,明明是自己说了算的。怎么重新在一起之后,现在,变得这么怂了呢?“席先生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当然会记得回家,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唐苏苏轻浅地笑道,心里一直再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要跟这样的男人生气。席盛白的怒气越来越无法抑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总是能够如此轻易地就让他生气。他低头看见她提着的袋子里有食物,语气不善地说道:“我为了在这里等你一直没有吃饭,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吃,我现在命令你做给我吃……”“我可以拒绝吗……”唐苏苏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悲催了,不但一朝沦为情妇,现在更是成为了做饭婆。她的命运还能够再悲催一点吗?宋大哥,我忍不住想要跟他发火怎么办啊?唐苏苏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不行,反抗无效。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认清自己的位置,你的存在,就是为了我服务的。”席盛白说着不怀好意地看了她一眼,“我希望你能够记住我们之间的约定,不要做出什么让人后悔的事情来。你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吗?”唐苏苏自然听懂了席盛白话里的警告,所以异常乖巧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切都明白了,希望他不要担心。“这还差不多。”席盛白看着唐苏苏近于谄媚的神情,忍不住笑了笑。“早这样听话不就好了吗?要不然怎么会受这么多的苦啊?”“嗯,是。”现在的唐苏苏即使是忍不住想要发脾气,也会强忍着告诉自己,没事,自己没事,席盛白的话就当是放屁好了,自己不听就好了。只要不惹怒了席盛白,一切就都还好。她谨记着宋秦的教诲。席盛白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异常乖巧的小女人,心里想着女人果然还是听话的可爱些。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年轻张扬地女孩,非常大胆地趴在自己的身上,在他的耳垂旁轻轻地吹了口气,说道:“男人嘛,还是听话的可爱一点。大白,你最可爱了。”那熟悉的神情、熟练的动作,仿佛他们之间原本就是如此亲密,再也没有其他人。让席盛白觉得异常诡异地是,那些脑海里时而就会出现的画面,就像曾经真的发生过一样。他摇了摇头,阻止自己再继续想下去。低头摸了摸女人的头发,温柔地说道:“苏苏乖。”她的动作轻柔地就像是在抚摸一只小狗一样,让唐苏苏心里有些郁闷,却无处说理。唐苏苏最后只能默认了男人的这种行为,忍他对自己的头发为所欲为。没关系,反正是头发,又不是她的人。唐苏苏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说完,席盛白提着东西,半拖着唐苏苏走了进去。只不过,他们之间现在相处时的情景偶尔也会有跟那个时候重合的地方,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变了。以前,在这段感情中,处于上峰的是自己。而现在在这段关系中,处于上峰的明显是席盛白。这让她在席盛白面前弱了很多,估计以前的那些做法也行不通,还是要重新开始,研究出一条新的道路来。唐苏苏看着席盛白修长的身影,心里这样想道。席盛白在前面稳步走着,没有感觉到女人的跟随。他回去头去,看见唐苏苏还停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索性整个人又调转回来,走到唐苏苏的身旁。伸出大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向唐苏苏的小家走去。刚一进门,席盛白就看见白色的窗帘被微风吹得轻轻拂动,让人感觉十分温馨。窗台上放着一个极其普通的花瓶,里面的花是向日葵,却很轻易地让席盛白感觉到了阳光般的温暖。唐苏苏换上拖鞋,把装着食材的袋子放进厨房。然后拿了一双男士的拖鞋出来,递给席盛白。“我家里没有你能穿的鞋子,这双你将就着穿穿。”唐苏苏将鞋子放在席盛白的脚边。没想到,席盛白动作自然地脱鞋,穿上了自己为他准备的鞋子。席盛白冷哼一声,说道:“你这鞋是给谁准备的?”“你放心,这里除了你,还没有别的男人来过。”唐苏苏闻言,弯眼笑道,“席先生,你想吃点什么?”当然,如果宋秦不算是男人的话。宋大哥,对不起了,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你看着做吧,挑你做的好的。”席盛白跟个大爷似的说道。听到唐苏苏的回答,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过去了,他还要好好跟她算账呢?他想,一定这个小空间太温馨,让他忍不住就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好,您稍等一下。”唐苏苏说道,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准备为席盛白做一顿大餐。王二狗怕朱巧莲生气,动作也便毛糙了许多,虽然之前摸了李秀娥,可是现在摸朱巧莲,他还是有些激动过度,手直接顶到了朱巧莲的屁股蛋子,“哎哟喂……”
正在直播:暗黑噬灵金甲虫
玄幻小说
武道空间憋死黑鬼王爷
“恩?大小姐还带了人来?”见到了韩飞羽上前行礼,白成松这才发现,原来沈若涵竟然还带了个人过来,而且还是一个男子。如此情形,可是让他在心底好生惊讶了一阵。上次看她哭得时候,还是小时候因为训练太苛刻而受到惩罚的时候呢,坂田生看着这个孤独的小女孩一个人掉着眼泪,继续做单手俯卧撑,他在那一刻觉得她十分可怜。于是把他手里的苹果递给了她,也是从那个时候,他们才算真正的认识了,也是从那一天起,坂田生就再也没有见樱哭过了,可是在今天,他再一次看到了流着眼泪的樱。“你根本什么都不理解,你如果真的想要帮我,你就应该站到我这一边,而不是席盛白那里!”坂田生皱着眉头对着樱高声道。席盛白也露出了真面目,他非常生气的对着坂田生说道:“你如果真的在乎樱的话,她根本就不可能帮助我,而且她为你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你每天抱着你那个变态的理想,真的就认为是对的吗?”“席盛白!没想到你还会亲自过来,哈哈,正好,我们两个的事情,看来在今天就会有结局了呢。”坂田生认出了席盛白以后,他的瞳孔微微一缩,然后又有些兴奋的回应道。“樱,看着你以前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的份上,这次我可以不惩罚你,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坂田家族中的一员,你也和我坂田生不再有任何的关系。”坂田生的注意力已经被席盛白完全给吸引住了,也不想在多关注她。樱对着坂田生摇了摇头,她走到了席盛白的身边对那个她深爱的男人说到:“我这次找席盛白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你不要再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了,如果做不到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这个男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你这样?”樱的这个举动,让坂田生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他身上没有吸引我的地方,坂田大人,我只爱你一个,但是我也不愿意再继续让你这样下去了,我是为你而生的,我也想为你而死。”“好了,你不用再说了。”井下上前一步冷冷的看着樱:“你现在的身份不过就是家族的叛徒而已,少主给了你机会,你不珍惜,那就没必要在多费口舌了,你和他们都一样,准备接受属于你的下场吧。”井下长老说话毫不留情,在这种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相当于直接判了樱一个死刑。“坂田生,这是你自己送上来的,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坂田生看着樱,他叹了口气,随后又将视线转向了席盛白,他的这个猎物让他有一种异样的兴奋感。张盛和凌翔都红了眼,对方是数倍于他们的敌人,而且地形上他们是绝对的劣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就会死在这里了。但是两人却一点都不后悔,他们稳定下了放在扳机的手指,对于跟随席盛白加入保安部,两人是从部队退出后做的最正确的选择了,席盛白给了他们一个家的感觉,既然是家,他们就愿意用生命去守护她。“你以为,这次的行动,你就赢定了吗?”出人意料的,席盛白并没有任何绝望或者无奈的情绪,他嘴角微微上扬,自信无比的对着坂田生说道。“你还有什么底牌吗?”坂田生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席盛白到底可以凭借什么说出这种话。“哼,不过是装神弄鬼罢了,席盛白,你让你的人都丢下武器投降吧,不然到时候出现死伤,你也就只能自责了!”井下长老可是一个暴脾气,他们占据了绝对优势,席盛白还能翻天了不成?“李一,你把那个东西给他们看看。”席盛白转过身,拍了拍李一的肩膀,同时还非常轻蔑的看了井下长老。李一闻言点了点头,他从包袋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平板电脑,慢慢走了过去。影舞者们顿时把枪口对准了李一,他们害怕这个人身上会有致命性的武器,靠近了他们的老板,会让老板有生命危险!“不用管他,你们看着席盛白他们就好。”坂田生对着影舞者们挥了挥手,既然席盛白这么有自信,他也不介意看看他还留有什么后手,对于他来说,击败敌人所有的手段,让敌人绝望,才是他要的。“你们自己看看吧,如果你认为我们不会有任何准备就过来的话,恐怕你们是大错特错了。”李一轻笑了一下,递过去了他手上的黑色平板电脑。井下长老眯着眼睛看着李一,李一撇了撇嘴,像是在嘲笑他的懦弱一样。“少主,你向后退一点,我来看看这个东西吧。”井下长老示意坂田生和他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接过平板电脑以后,井下长老仔细看了看上面的东西,然后脸色大变,他指着李一的脸:“草他妈的,你们这些疯子!”坂田生一个箭步走了过来,拿走了平板电脑,他也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内容,瞬间脸色也变得非常精彩!“这就是我们的后手了,不知道你认为怎么样了,坂田生?”席盛白示意李一退了回来,他双手横抱在胸前,显得非常的得意。凌翔和张盛还有樱和唐苏苏,四个人都非常的好奇,他们不知道席盛白到底准备了什么东西,居然能让坂田生如此的忌惮!坂田生阴沉着脸,他向前走了一步,到了平台的顶端:“席盛白,这样做对你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好处,你想怎么样?”“很简单,你放我们离开这里,我就不会下手,不然的话,我也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了。”“你还真是狠啊,居然还能做到这一步,如果我放你们走,那我岂不是亏大了?有些时候你不怕死,我坂田生同样也不会怕的。”死?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句话,他们心里面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坂田生的意思是席盛白准备了一个会让他们都死掉的后手?“喂,盛白他到底做了什么啊。”唐苏苏拉了拉李一的手臂向他问道,她是真的非常好奇,不知道席盛白做了什么事情。唐苏苏后面的那几人也同样非常好奇的看着他,李一转过身细细的为他们讲解着:“我们中午就以前潜入过一次了府邸,这个你们知道吧。”“嗯,那时候动的手吗?”张盛和凌翔点了点头,樱也是那个时候被他们掳走的。“对,当时老板就已经安排了其他小队,在府邸里面放置了大量的定点炸药,当时想的用这个来威胁席盛白的,不过樱既然带我们一起去救夫人,当人暂时用不着了,不过先也刚好,这还是一张有着重量的底牌。”众人恍然大悟,难怪刚刚井下长老看了平板电脑就做出一副吃了屎的样子,席盛白还真的是狠啊!张盛和凌翔暗暗的对着他们的BOSS竖起了大拇指,樱叹了口气,她无奈的看着坂田生和席盛白,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还会有什么情况发生。“我已经计算过炸药的力量了,一旦引爆,你们坂田府邸不仅会灰飞烟灭,你们地下的设施也会崩塌,你也不想成为你们坂田一族的罪人吧?你只要做错一步,灭族的罪名就扣在你头上了。”席盛白压根不为坂田生话语所动。如果他们这次行动成功退出去还好,发生了意外没有退出去,就以此来威胁坂田生,这也是席盛白当时早已经计划好了的,他席盛白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成为别人任人摆布的小绵羊。灭族井下长老双眼像是有着烈火在燃烧,这是第二次了,每当他们有计划对付席盛白的时候,好像他总是有应对的方法!第一次在银桦的时候也是这样,第二次在这里也是这样,井下长老恨不得冲上去把席盛白给撕成碎片,可是他不能这么做,他一旦这样做,坂田家族就会在日本变为历史。“我不可能让你们直接这样走的,留下唐苏苏,我可以让你们走。”坂田生双折捏着围栏,他的手臂青筋浮现,显然现在情绪特别不稳定。“要不然大家就一起同归于尽吧,能和你席盛白死在一起,背负罪名就背负罪名吧,至少我没有输给你。”坂田生像是想通了什么他双眼发亮,高声道。疯子!席盛白这边的所有人此刻都感觉他像是一个疯子,他们都开始有一点理解樱了,这个女人为了坂田生的安危,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大家不禁对她有些钦佩。樱反而有点着急,她怕就怕坂田生会做出这一步,她不想看到坂田生和席盛白会死在这里,她的初衷也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你非要打败我?为什么你对于战胜被人的兴趣会有这么浓烈?”席盛白紧锁了眉头,他不怕任何对手,聪明的也好,狠毒的也好,他席盛白都有把握来制服对方。可是疯子不一样!疯子没有害怕的东西,他们无所顾忌,为了他们的目的,疯子们可以用尽一切手段,也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这也是席盛白最厌烦的对象!
正在直播:出手快狠准
都市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