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漫游祝新哪里可以看

重生之尚食女官在现代梁羽生
闻言,我立刻愤怒起来,甚至被李德才的流氓行径气的浑身颤抖,他到底得混蛋到什么程度,才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孙少,您先冷静,这个……穆少的情况不容乐观,四肢粉碎性骨折,肋骨断了四根,胸骨破碎,而且根据X光显示,有的碎骨片已经刺入肺叶……需要立刻进行手术。”
主治医生李华没有彻底将话说死,其实这种情况,就算请来院内最著名的内科专家主刀手术,恐怕也只有一成的成功几率。
“那还等什么?还不尽快安排手术?要我兄弟排队等着?”孙强怒吼道,妈的要是穆子文出了什么意外他就完了,毕竟是他怂恿后者去参加赛车的。
“不是,这不是进不进行手术的问题,穆少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进行的手术极为复杂,说句实话,以我们第一人民医院的水平……成功率不大,我建议转院。”
“转院……?转到哪里?”孙强快要抓狂了,他红着眼睛抓着李华的衣领吼道:“你他妈告诉我转到哪啊?第二人民医院?中医院?骨伤医院?你他妈说啊?整个雾海市就这间医院最好,你叫老子往哪转?”
“只……只能转往上京了。”李华战战赫赫说道,这个人家世很大,他实在得罪不起,要是普通人他早就撵人滚蛋了。
“上京?你他妈一边跟老子说要尽快手术,一边让老子转到上京?你知道这里距离上京多远吗?你是煞笔吗?”孙强快疯了,雾海市位于南下沿海,上京乃是最北方,这个脑残居然让他转去上京。
李华只能在一边颤抖,任由孙强打骂,心中暗自祈祷着穆少死后这些人不会将责任推到他的头上,丢掉饭碗是小事,很可能小命都保不住。
“孙少,不要激动,专家组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相信很快就能来到医院,到时候一定能给出更加合理的治疗方案。”李华哆嗦着,安慰道。
不过他在心里已经给穆少下了死亡通知书,从医这么多年,什么伤能治,什么伤不能治他还是能看出来的,要不然也不会坐到如今内脏科主任的位置。
孙强狠狠的丢开李华,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他现在要赶紧联系好关系,为自己铺好后路,要不然穆家发怒,他保准的吃不了兜子走,虽然穆子文只是穆家旁支,但是身份放在那里,这份责任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担下的。
看到孙强离开下楼,李华也赶紧尾随了过去,临走时还特地吩咐一位路过的值班小护士MM看好重症监护室里的穆子文。
这份责任孙强担不起,他李华更担不起啊,现在是能撇开一分责任就撇开一分责任,最好能全部祸水东引,全身而退,让这个小护士看着穆子文,若是等会穆家来人,上来看到人已经死了,到时候就说是这个小护士乱动仪器,才导致穆少没有撑到救治时间……
可怜单纯的小护士还不知道,她已经被李华归为了替罪羊一类。
就在李华孙强离开后,重症监护室响起了嘀嘀嘀的警报声,小护士面色一变,在医院工作的医务工作者都知道这个警报代表什么意思,她慌乱的跑出去,却发现整条过道一位医生都找不到,这下可把她慌坏了,要是在她的看护过程中病人出事了,她是要背不少责任的。
而且能来到这一层的病人大都身份很高,她好不容易才托关系送礼进入这间医院,实习期还没过去……想到这里,竟然急得哭了起来。
穆子文口中咳出大口大口地血沫,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秦明缓缓走到门口,目光灼灼的盯着穆子文,准备的说是盯着穆子文手上的一枚戒指。
身为修真者,对能量物质极为敏感,特别是那种特殊的非自然能量,显然,这枚戒指让秦明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
轻轻走到穆子文身边,打量着那枚印着古朴花纹的黑色戒指,秦明心脏忽然猛然跳动起来,目光也越来越炽热,秦明没想到,以他的见识,居然看不透这枚戒指究竟是什么来历。
秦明刚伸手想去摘下这枚戒指好好研究,却不料小护士突然惊叫一声:“你不能动病人,他要是出事了你会负很大责任的,你还是快走吧。”
秦明朝着小护士笑了笑,道:“你还没感觉到你自己已经变成替罪羊了吗?”
秦明没想到这个单纯的小护士自身都难保了,居然还会出言提醒他,换着别人,此刻恐怕是跑的越远越好吧,有个傻子主动过来背锅,能甩锅凭什么不甩?
“啊?”小护士愣了愣,不理解秦明话里是什么意思,替罪羊?
“这个人现在的伤势,就凭着这间医院里的这些设备,根本没有救活的可能,你没看到刚刚那个医生都急忙忙的跑了?就你还傻傻在这里看着,不找你做替罪羊找谁?”
秦明露出淡淡的笑意,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小护士突然心生不忍,他自己懒得惹上这个麻烦,但是这个出言提醒自己的小护士背黑锅的话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等会他们上来了你就趁机离开吧!”
“那你呢?”小护士忍不住问道。
“不用管我。”秦明摆了摆手。
小护士呆呆的注视着这个瘦弱的背影,心中摇摆不定,他是想替自己承担下责任吗?
心中思量了一番,秦明还是取下了穆子文手上的戒指,戒指入手,清凉的气息沁人心脾,果然不是凡品。
“一枚戒指换你一条性命,你也不算吃亏。”随意的看了眼口中不停吐出血沫的穆子文,秦明手中蓦地出现三根寒光凛凛的银针,每一根都缭绕着类似烟雾的白色气体。
中府、天府、列缺,三根银针封住三大穴,那插进银针的肌、肤周围变得赤红,就犹如火烧一般,秦明用银针引导真气入体,直接分解了插在肺叶里的碎骨,而后右手一闪,不知从哪又摸出了四根银针,分别刺进四肢玄关大穴,保证经脉的疏通。
随后用真气替穆子文温养着五脏,半响,秦明才终于舒了一口气,这种伤势就算拉到上京也没得救,四肢近乎粉碎性的骨折,胸骨上的裂纹密密麻麻的,就跟蜘蛛网一样,索性没有碎开,要不然根本撑不到现在。
再加上五脏内腑不同程度的受损,能活着真是个奇迹……想到这里,秦明突然没来由的想到了那枚黑色戒指。
黑色戒指救了他一命?
如果再给秦明一些时间,熬制一份续骨膏,完全可以让穆子文恢复成正常人,可惜天下就是没有这么多如果……
一道突兀的惊骂声让秦明眉头一蹙。

正在直播:般若来找我
都市生活